葉羽飄

BSD/APH/HTF/鬼灯的冷彻/凹凸半退状态
写文画画刻章啥都干不好
并不是凹凸ky是理智粉并不爱好
tv请不要带有色眼镜谢谢

雷点:鬼灯与白泽除乙女之外的一切BG(重雷区鬼纪,谢谢合作

慎关谢谢

lofter脾气极差,可能说话语气不会让您感到温暖舒服这点我还非常抱歉

【免费试用】拥有它就拥有整个宇宙,晚安宇宙手帐送给你

kinbor:

参加免费试用活动,可直接拉至文末~






kinbor联合LOFTER,邀请了治愈系插画家 @lost7 一起做了一本“晚安·宇宙”手帐本,和“晚安大家庭”一起守护你的晚安后小世界。




晚安·宇宙 领券限时折扣 点击购买>>晚安宇宙




【产品介绍】



  • 手帐本以纺织布为书衣材料,贴心的卡插、插笔位、书签都精致而细腻,封面刺绣是可爱又迷人的宇航员、玫瑰和星空。


  • 内页采用80g书写纸,不易渗墨,钢笔也能轻松hold住。





【心动亮点】


手帐本上的刺绣星星和英文字母good night采用独特夜光工艺,在黑暗里闪闪发光,带你找寻属于你的那朵玫瑰。






福利来啦~晚安·宇宙手帐本 最后一波免费试用!!!




【参与方式】 关注“kinbor”并给这篇文章点赞,然后转载或推荐本文即参与成功啦。kk会在推荐或转载本文的用户中抽取10位幸运儿试用。


【试用申请时间】7月15日—7月20日


【试用者名单公布】我们将于活动结束后,发文公布成功申请试用者的名单并私信通知


【试用反馈】幸运儿们收到产品并试用后,请晒出您美美哒的试用感受并加上标签


#kinbor手帐人生# 




kinbor X LOFTER “晚安宇宙手帐本”也已同步在kinbor天猫旗舰店销售


限时折扣 点击此处>>晚安·宇宙马上购买吧~




复制淘口令 €xUBcbamM8Ev€ 后打开手机淘宝也可以噢(。・∀・)ノ゙



不知为什么就配了谜一般的文字💦💦
给中国高铁打call!!!

(下次会画复和组的...!!!

突占tag致歉

关于律师鬼x医生白

差不多是规则与人性的冲突(??
政治与法律,科学与人文看似格格不入的火花(???
再加点原著向(????
胡乱脑洞(?????
因为是三党并且正在写纸质草稿所以大概清明节才会看到点序(?????
无敌长巨长(??????

OK就是这样,请各位保持愉快🌟

#这是哪?我又是谁?我在干嘛?(不合格中也吹老写哒宰。



太宰治对横滨的感觉宛如一个动了情的婊子对待一个抛弃了她的渣男,但是横滨可不是渣男。

太宰治倒是个慵懒的婊子。

——————
“来吧我们来照相吧!为了庆祝安吾完成任务回来了也好为了庆祝你拆除了未爆的炸弹也好——总之什么都好!!!!”太宰治兴奋地眨了眨眼睛,扬起手使劲拍了拍布满火药又脏乱的黑色大衣,一下子跳下了比较高的无靠背椅子,他用手指了指安吾放在包里的老式相机,从动作与语言上表达了他的建议。

黑白色的三个人,表情安详的如同这已是逝去的遗照,这是咔嚓一响便截取的留光,这是属于这一刻的光子,永远留在着胶片上。

——————
暗淡七彩的玻璃折射光,复古式的红木吧台,蒸馏酒,番茄汁,冰水,蟹肉罐头,腌黄瓜片,上了年纪却衣着雅致相貌端正的酒保,毫不起眼却又意味深刻的五元硬币,沙哑又充满魅力的女中音。

让这静止三维空间扭曲且成时间运动的,是三个人。

真是美好啊……
美好个屁。

——————
太宰治现在正在海边的一个停车场消磨时间,对于他来说,这个地方曾经让他一度便秘。

咖喱店。

准确的来说是遗址啦,毕竟这个地方已经不存在了,连同织田作一起,连个渣都不带剩的,毕竟也过去四年了。

崩不崩溃的饮食文化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他伸出双手,修长的食指和大拇指拼在一起,摆出了一个不算很正的长方形,哼着小调后退几步,摆着这样的手型平移着,突然,他面色惊喜起来,仿佛跟个发现了糖果的孩子一般,兴奋而喜悦地上下来回对着什么都没有的平地上面的空气校对方向......

他的眼里突然充斥着光,那是影像,太宰治手指的空间里有了影像——织田作面不改色地吃着如同熔岩一般火爆的咖喱,一边吃着一边还啧啧称奇咖喱美味的口感;一旁头绑纱布的少年则是辣到在地上打滚,大声痛斥着“织田作你要是再这样的话饮食文化会崩盘的啦!!!”“但是如果都是去吃其他东西而不吃咖喱的话,饮食文化也会撑不下去的吧。”影像中的织田作变成了一边吃咖喱一边与太宰理论。

那个少年是太宰治。

他的卡其色大衣被海风吹的褶皱,凌乱的碎发也随风摇曳,太宰治的手因过于劳累偏移了方向,英雄如同粒子一般随着海风吹散了。
“织田作————!!!!!!!!!!!!!”

大梦初醒一般的太宰疯狂的伸手想要去留住那些臆想的场景,他看见这该死的东西从自己手指间化为清风,他大吼着,明知道不可能会出现,太宰知道,自己做梦太久了,于是有点冷。

一个孩子失去了心爱的糖果。

他只是个衣衫褴褛且充满绝望的孩子,却把自己包装成了最完美头脑精湛的婊子。

——————
太宰治,前港口黑手党五大干部,现武装侦探社核心人物之一,被称为“侦探社七大不可思议”之一。
一个整天一副怠惰无比笑嘻嘻的欠揍模样,干活总是缺乏干劲,认真起来却是最出色的侦探,似乎什么都很精通的一个二货。

他只是想死而已。

#灵感何生 。太中太(旧该重发,依旧烂尾




真是美好的旋律啊……

钢琴间曼妙的头槌互击声萦绕在耳畔,棰柄牵动银绳,悦耳动听的韵律美便从指尖在光滑黑白乌木键的溜走着,配合着小提琴E弦混合琴弓所持松香所擦出的音乐......像是纯粹的声音,简简单单不带任何修饰的,打动人的心诉说。

太宰治不喜欢这种感觉,但是他依旧在很认真很享受地完成这首曲子,毕竟再怎么奇葩究竟也是人啊。全身被精致优雅的纯黑燕尾服所包裹,衬衣的白色正是将气质更加升华出来,带着纯白手套的修长双指灵动地跳跃在名贵的三角钢琴上——跟一般的钢琴演奏家不同,平时这家伙弹琴都是带着手套的,他不想炫耀他的手,更不想触碰洁白无暇的琴键,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这样的。

他的搭档中原中也就是小提琴手,黑色马甲里穿得是猩红色的衬衫,剩下从头到脚全身隆重的黑色,他最爱的帽子现在也顶在他的橙浆头发上,黑色的断指手套随意地握着琴弓,在琴马与指板间划出一道美妙的弧形,表情非常投入圣洁,似乎已与音乐融为一体了一般,给人一种不由自主地感染力。


震撼人心的表演。


他们演奏的是一首非常温和的奏鸣曲,但是在选曲的时候,二人又不由自主地吵了起来——中原中也擅长节奏激昂律动感强的技巧性曲子,然而这首曲子无疑是中也的弱项,虽说把太宰治大骂一顿并且处处和他作对,以至于太宰治担心在报曲的时候中也会砸自己场子,令他没想到的是,中原中也自己报上了太宰治的选曲,害他白担心一场,中也别扭的表情仍深印在太宰治心中。

“青鱼混蛋给我记好了!这是你欠我的人情,等着在台上出丑吧笨蛋————”

太宰笑了:“好啊,”他笑起来是那么好看,“我等着中也的复仇~”

不擅长的领域中也也很是吃力,演出之前中也几乎日日夜夜在练习,似乎是把全部的复仇自己承受下来了一样,基本上一个分部就能拉上上百遍,中也的技术是不用质疑的,但是这种抒情柔和的曲子中也毕竟是演奏不出味道来,这个啊是无论练多少遍都没办法实现的目标,跟能力无关,是心在决定着你所娓娓的曲子。
中原中也急出了汗,他找不到那种温柔的感觉,人本质是无法改变的,生性急躁的他没发把握曲子的灵魂所在,太宰治是知道的,太宰治非常清楚他人的想法,但是中也一口答应下来,他却没想到,说真的,他没想到。
“啊呀中也不要太努力啊,来来来喝杯牛奶休息一下顺便张张高~”太宰摆着一副超级恶心的灿烂笑容阿谀奉承一般的端着一大杯牛奶一把推开了门,“哇中也陪我演奏这个我超感动的呢——”看得出来太宰治心情不错,不错到想要把牛奶一股脑塞进中也的嘴里。

“可不是为了你,别想太多,只是因为你应该更加理解观众的喜好罢了,毕竟演奏家嘛,自然要观众喜欢什么给他们听什么了。”中原中也喘着气坐下,接过太宰治的牛奶一饮而尽,没好气的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中也不太能理解这个曲子的含义啦…所以我得帮帮你啦……”太宰治这么说着,凑近着中也的脸,“演奏出柔情这种东西嘛其实蛮简单的,只要...”太宰趁着中也不留神之时,轻柔地吻上了中也的唇。

时间静止在这一刻。
有人说,人是在什么时候突然醒悟的呢……
大概就是如此吧。

灵感何生?

只需要一吻便可。

中原中也愣住了,电光火石间便飞快地跑到了隔壁房间,房间里彻夜传来“太宰治混蛋流氓!”的哀嚎。

不过翌日的练习,拉得还是同一个曲调,可是所表达的感情全然不同,想是...脱胎换骨一般。




一曲终落,太宰和中也的手同时戛然而止,二人相视一笑,观众掌声如雷震耳,如潮水般涌向这对搭档。

灵感啊,源于你最爱的人

End————————

#胡说八道回归第一文 (这种东西用来贺新年不好吧jpg.

太宰中心向。

鸿台那颗是悬钟松,大坝三号那颗是吊颈松。若问为什么叫吊颈松,自古相传,无论任何人,一来到这棵松树下就想上吊,而其他松树怎么也勾不起寻死的念头。但见那棵松树,恰好枝桠伸到大路上。
啊,风姿多美!就那么闲着怪可惜的。
我将手搭在松枝上,那松枝乖乖地弯了。弯曲的样子真美。我想象着吊紧脖子以后身子婆娑摇曳的舞姿,不禁欣喜若狂。我一定要上吊!
可是又想,如果敦君驾到,空自等候,叫人怪不忍心的。那么,还是先见敦,如约交谈,然后再去上吊吧!于是,我便回家了。
回家一看,敦君没有来,却寄来一张明信片,上写:「今日有事,不能赴约,容后竟日奉陪。」我总算放下心了。喜的是这一来,可以毫无后顾之忧而自缢了。我连忙穿上木屐,疾步返回原处。一瞧……
我一瞧啊,已经有人来过了,抢先上吊了。你看,只差一步,便铸成终生憾事。好可惜!不如找人殉情来的有意思!

又回来了。